第1章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1

這是深秋的下午,陽光很淺、很遠。

諸航緩緩張開手掌,等待從樹葉間漏下來的陽光。

樹很粗,她一個人張開雙臂都不能抱攏樹身。枝干上吊著一個木牌,是園林處發的,上面寫著:法國梧桐,樹齡一百五十年,國家一級珍稀樹木。有點夸大其詞,北京古樹名木之多,為國內城市之最。那些王府將相的舊宅,動不動就見一棵幾百年的老樹,目睹過幾朝幾代的戰火硝煙、英雄柔情,這種百年的只能算一般般。

不過,它今天也有幸目睹本世紀一件驚世駭俗的奇聞。她笑了,三份俏皮,四份搞怪,還有三份無奈。

梧桐枝葉長勢茂盛,前兩天下過一場薄霜,打黃了枝葉。陽光好不容易穿透進來,落在掌心只有零碎的幾滴,到是從另一側傾斜射來的光線落在地上,拉長了她的身影。

那身影,猛一看真有點嚇人:纖細瘦削的身子上仿佛倒扣著一口巨大的“鍋”。

輕拍那“鍋”,里面還有回應,像對面敲鼓,你一下,我一下,非常有節奏。

她咯咯笑出聲,這是她最近常玩的一個游戲。

二十三歲做媽媽,似乎有點早。

媽媽生她時,四十二歲。

姐姐生梓然時,三十一歲。

但是——

媽媽生她,屬于超生,違背國策,家中屋頂被計生領導掀了,傾家蕩產才湊齊了罰款。

姐姐生梓然,痛了三天三夜,最后還是難產,至今身體都不算太好。

所以……

“諸航?”秋風送來一聲男人低沉的輕喚。嗓音不錯,音質華貴,只是偏冷,卻多了不容人忽視的威儀。

“到!”她下意識地抬頭,雙腿并攏。對于一個即將臨盆的孕婦來講,這個動作有點難度。

哎喲,忘了,他今天穿的是便裝。

她放松下來。

“到我們了。”男人站在臺階上,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

“嗯!”她深吸一口氣,吃力地一步一步拾級向上!

男人蹙了蹙眉,向她伸出手。

她搖頭,“不用,我可以。”氣喘如牛。

男人沒有堅持,目光卻一步都沒松懈。若有意外,他必然第一時間可以護她安全。

單單“英俊”兩個字不能完整地形容眼前這個男人。當然,他肯定是英俊的,站立的英姿永遠是筆挺的,眉宇濃黑,鼻挺高挺,唇角習慣地抿著,顯得有些嚴肅。

如果一個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氣質能強烈到令人忽略掉他英俊的長相的話,那么,他腦袋里的內容肯定比他的外表出色的多。

是這樣的,你看著他,只會被他的氣質所震撼,從而忘了他原來還有不錯的皮相。

調整了下氣息,她看了看他的左臉,撇嘴,“我們進去吧!”

今天是周四,有點小周末的感覺,婚姻登記處里的空氣已浮動著悠閑的粒子。

剛剛還有歡聲笑語的辦公室,戛地靜成了一潭死水。

四位辦公人員一臉驚愕地瞪著進門的兩個人……挺著大肚子的羞窘孕婦和臉上印著五根指印的俊偉男人,而且瞧著年齡就像距離不太短。

“你們是私奔?”誰傻不拉嘰地冒出了一句,說完,暗暗咬舌。

男人沒有答話,淡定自若地從手中提著的包包中拿出證件,準備工作非常充份,連兩人合照都有。

摘星合集無刪減版 - 第1章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1
目錄

閱讀本書,兩步就夠了......

第一步: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掃一掃

第二步: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

掃一掃

不知道如何掃描?

×

正在處理。。。

秦菲雪沈浩陈思思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