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江南旱

隨著清亮的晨鐘,山門開了,云浮霧罩的天都峰逐漸熱鬧起來。

作為眾口相傳的靈山,天都峰由十余座群峰攢簇而成,巍峨雄峻,風景奇絕。山頂的正陽宮大殿內供奉著道教至高的三清祖師,殿外的銅爐騰起蒼青的煙霧,宛如塵世紛繁的欲望,終年不熄。

本朝之初,武宗皇帝祟道,曾親至天都峰與正陽宮的真人坐論天下勢,賜賞大量銀錢器帛,正陽宮由此成為道門之宗,高官士族紛至沓來,文人名士無不以修道為風雅。

一群群善男信女扶老攜幼,帶著盛滿香燭的提籃入觀朝拜,漫長的隊伍逶迤極遠,人群中偶有爭搡,很快又平息下來。

天都峰有一種無形的敬畏令人收斂,這敬畏不僅來自堂上供奉的神靈,還來自穿行在殿堂中的云冠廣袖的道人。正陽宮開宗以來就有修劍的傳統,多年來英才輩出,每一位淡泊的修士都可能身懷絕技,哪怕最囂張的狂徒也不敢在此地放肆。山與劍的傳說紛紜,就如山道上的石階數之不盡,一磚一石、一草一木似乎都有了靈性。

一只棲在枝頭的黑鳥被樹下的人聲驚擾,不快的啼叫一聲,雙翼一剪破開晨霧,穿過高大的古槐,越過一重重深院,飛入了山頭一處偏遠的靜地。

不同于大殿上的香火騰繞,這一地山氣靜澈,霧鎖蒼松,一泓碧翠的池水清如凍玉,水邊的小院空寂安寧,黑鳥放心的棲落,在池畔飲了幾口水,開始啄咬地上散墜的野果。

漸亮的朝陽為晨霧披上一層暖金,一個少年踏著霧氣而來,身形也染上了金色。

少年人眼眸清越,雙眉端揚舒展,神氣明爽,有一種少見的從容自信,額上帶著晨練后的薄汗,向著黑鳥行過來。

山鳥膽大,并不避人,直至少年行近,它依然在原地偏頭打量。

少年停下來躬身一禮,“師祖晨安。”

靜寂中忽然響起一聲蒼老的回語,“今天是什么日子?”

山鳥陡然嚇了一大跳,乍著翅驚飛而走。

原來池畔還有一名老者,他生得干瘦祥和,頂上隨意挽了個道髻,靜靜在樹下垂釣,猶如一塊爬滿青苔的蒼石,絲毫不顯存在。

少年清朗的對答,“回師祖,初六了。”

山巔的古槐隨風而動,老人持著長竿,語聲恬淡,“三月初六,宜破土、祭祀、祈福、出行。是個好日子,你收拾包袱下山去吧。”

少年一怔,“師祖讓我今日下山?”

老人的眼眸明如秋光,“玄一無相的心法你已領會,天道九勢也已習得,何必還留在山上虛耗辰光,該入江湖歷練了。”

少年訝了一瞬,恢復了自在,深施一禮道,“師祖有命,徒孫自當謹遵。”

老人靄然一哂,“多看看,少用劍,去吧。”

少年離去了,老人仍在垂釣。

過了不久,山道上腳步匆匆,來了一個清癯的中年道人。只見他儀態肅偉,道衣精雅,如古畫上的飄飄仙長,身后還隨著一名二十余歲的青年,眉目軒昂,行止沉穩,似一棵青松。

中年道人對老者一施禮,急切的詢問,“師父,您讓蘇璇立即下山?”

老者如古樹般安定無波,“不錯。”

中年道人失足而嘆,他身為正陽宮掌教,號令觀中數千人,卻對自己的師父毫無辦法。“師父,他才十五,哪有將這么小的孩子趕下山的,還望三思!”

老人慢條斯理地回道,“北辰何必過憂,他學劍至今,已有自保之能。”

北辰真人哪里放心得下,對著師父又不能相責,唯有苦勸,“蘇璇天分雖高,對世事毫無經驗,師父悉心教導多年,就不怕江湖險惡,他初出茅廬有個閃失?”

老人平靜的望著水面細小的浮沫,“一切均是造化,縱有意外,也是他命中當有之劫。”

北辰真人身后的青年上前一禮,恭敬道,“師祖胸藏丘壑,必有道理,不過可否容師弟暫緩幾日起行?”

北辰真人也道,“師父即使有心歷練他,不必急于一時,葉庭二十日后也要下山,正好帶他走一程,也能告誡一些江湖上的禁忌。”

老人全然不為所動,“入世如入道,不遇艱險,何見本心?傳我令喻,兩年內蘇璇不許回山,本門弟子也不可與他結伴而行。”

越勸越是糟糕,葉庭唯有忍下了話語。

北辰真人一頓,還待再說,老人搖了搖頭,道,“你也看得出來,那孩子天分太高,心志又強,將來未必是正陽宮所能庇蔭。”

真人默然片刻,應了一句是。

老人喃喃一嘆,長桿一抬,“天命所至,照拂亦是枉然,只盼他能闖出一番運數。”

陽光下釣絲一閃,一條銀魚破水而出,漾開了波瀾。

蘇璇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一座山,一個門派,一柄朝夕不離的劍。

一日之間又變得極大,大到他在山腳茫然不知所往。

十五歲的少年騎著一匹溫順的灰驢,包袱卷著幾件衣裳,長劍裹布懸在鞍側,他撫著驢頸發了一會呆,隨便選了一條道路,踏入了茫茫塵世。

這一年實在不算好時候,風不調雨不順,天災不斷,禍患頻頻,落在后世書上僅是一句輕描淡寫的話語。

永和六年,江南旱,人相食。

旱情初起之時,誰也沒想到會綿延如此深遠。去歲秋末,江南一地開始少雨,翻年后更為嚴重,接連數月粒雨不降,地面綻滿縱橫的裂紋,溝渠枯干,禾稼焦萎,更可怕的是大旱引發了蝗災,遮天蔽日的飛蝗壓頂而來,如云翳蔽空,白晝昏黑如夜。

人一日不食就要腹饑難當,然而如今赤地千里,糠谷無存,枯萎的殘稼被蝗蟲啃盡。饑餓開始吞食一切,人們挖掘草木、蕨根、剝下樹皮,翻找一切可食之物,死亡猶如瘟疫,漸漸蔓延開來。

大片鄉野滿目蕭條,雞犬絕聲,絕望的鄉民開始逃離。人們將簡陋的家當堆上木車,帶著妻兒四散而走,不顧禁令向鄰近的城鎮而去。城中固然有存糧,也填不了無盡涌來的泱泱饑口,又恐懼流民帶來的動蕩,不得已選擇了閉城,將奄奄一息的流民拒之于外。

荊州城外,官道旁餓殍遍野,白骨漫道,已成人間地獄。

開闊的官道兩側,樹皮都被剝光了,寡白的樹干襯著一片赤土,飛蝗不時騰起一陣黑霧,散開后現出灼亮的驕陽,路邊躺滿了衣衫襤褸的流民,面龐灰黃,瘦骨支離,猶如活著的骷髏。

每一天都有人死去,極度的饑餓之下,人們開始吃新鮮的尸體,老弱者不等斷氣已經被分食,假如不是餓到脫力,人們甚至會為搶奪尸塊而打起來。路邊的白骨越積越厚,一旦車輛行過,骨頭被輾得咯吱作響,聽得人毛發俱聳。

一陣煮肉的香氣飄散,明知是人肉,無數饑餓者依然露出了迷醉般垂涎之相。

蘇璇摸了摸生痛的胃,在浮塵中嘆了口氣,站遠了些。下山一年有余,他已經見過各種慘景,武藝多數時候并沒什么用,既免不了被愚被騙,也不能平地生糧,更無法讓自己不饑不渴。

烈日曬得少年額角滲汗,衣衫漬了塵灰,潦倒又落泊。他也在犯愁,下山所攜的錢早已耗光,驢也被一群饑民搶走分食,此刻恨不能遇上一群劫掠的盜匪,至少還能反搶點吃喝,可惜放眼望去全是半死不活的流民。

蘇璇做不到吃人肉,又不想成為餓殍,就必須想法子進入眼前的荊州城,否則正陽宮的弟子學劍十余載,卻餓死于官道之側,先代師祖都會氣得從棺材里爬出來。

然而平日入城輕巧,此時近于無望。

荊州富足,且是百戰之城,城墻比別處更為高大堅牢。近期為防流民沖城,荊州六門緊閉,等閑絕不開啟。正陽宮的輕功再是神妙,也難縱上八九丈高的城墻。蘇璇看了兩日,著實有點發愁,直到偶一回頭,頓時精神一振。

官道遠方揚起漫漫黃塵,一長列車隊正向荊州城而來。

眼下流民遍地,能通行的車隊極少,蘇璇凝目打量,見這批車駕駿馬高大,裝飾精良,更有一批訓練有素的侍兵環繞護衛,顯然是出自權貴府第。

道邊的流民被車隊的來勢驚動,為了乞得食物,成群結隊的匯在車后。

侍兵們毫不動容,大概一路行來早已見慣,流民稍近就揚聲厲斥,雪亮的槍尖威迫的揮動。

人們不敢太近,也不舍得放棄,車后的人流越拉越長。

一個饑餓的婦人被轍印絆倒,摔掉了懷中的嬰孩,小嬰兒張口啼哭,聲音弱如一只將斷氣的小貓。周圍的流民沒有一個浪費力氣去扶,一徑麻木的跟著車隊,猶如一群失魂的木偶。

車隊正中的一輛馬車華貴典雅,內里似有人低低說了幾句,馬車旁的侍兵長一聲號令,車隊驀然停了下來。

兩名侍兵從后方的輜重車輛上取出幾袋米面,餓極的人們剎那紅了眼,爭相簇擠沖前。場面眼看要亂,侍兵長一聲厲喝,整隊侍兵刀槍出鞘,殺氣騰騰,人群瞬時怵恐起來。

食物固然使人瘋狂,利刃卻讓人清醒,膽怯下來的流民依著侍兵的命令排成長隊,依次領了一碗米糧,一些力弱的人唯恐被搶奪,連烹煮都不顧,直接滿口生嚼。

一個青壯流民領完米,在人群外望著輜重車,不甘心的啐了一口沫,“帶這么多狗才,也不知是哪家大戶。”

正好旁邊一個年長的流民抱著糧碗走過,聞聲嘲笑,“夯貨,車旗都不認識,這可是阮家的車隊,你連瑯琊王都敢搶?轉頭就給人砍成十幾段,正好煮來吃。”

青壯的流民聽得面色大變,貪念為之一熄。

瑯琊王封于沂州,阮氏一族聲望極著,自晉代以來就是當地最大的世家,出過多位名人雅士,地位之尊貴,連路人村夫也知。

青壯流民雖有懼意,嘴上不服,“騙鬼吧,誰說就是瑯琊王,遍地鬧荒,他不在王府待著,往荊州跑什么。”

年長的流民滿頭黃汗,拭了一把道,“瑯琊王的長女許給柯太傅的公子,遠嫁荊州,足足擺了一個月的流水席,我當年進城賣米,雖沒能擠上桌,也親眼瞧過,哪像你這沒見識的蠢貨。”

青壯流民見他講得唾沫飛揚,私下已信了八分。

年長的流民難得有機會賣弄,得意道,“荊州一地最顯赫的就是柯氏,柯老爺在皇帝面前都能說上話,不然瑯琊王豈會將女兒嫁過來。不過聽說她肚皮不爭氣,嫁過來幾年,不久前才得子,這隊必是來探親,要是能跟進城里,哪還愁餓死。”

青壯的流民在一旁譏道,“不如你撲上去苦求,說不準王爺看你可憐,大發慈悲帶你進城了。”

年長的流民嘬了下牙花,嗤笑一聲,“你當車里就是瑯琊王?貴人都不能擅離封地,肯停下來放糧,只怕是女眷,瑯琊王妃死得早,車里應該是阮家老太婆,就算她慈悲,侍兵可不手軟,沒等挨近就是七八個窟窿,倒給閻王收了。”

不等車隊發完糧米,厚重的荊州城門開了,流民瞬間炸了鍋,轟嚷著奔過去,希冀沖入城內。

兩百名城卒兇神惡煞的排開人潮,用刀箭驅出一條通道,將阮家的車列迎入城中,再度閉上城門,將無數饑餓的眼睛隔斷在外。

誰也不曾留意,在流民的嘈亂與車列卷起的黃塵中,一個少年的影子悄然一掠,鉆入了馬車底。

一枕山河-1 - 上卷 江南旱
目錄

閱讀本書,兩步就夠了......

第一步: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掃一掃

第二步: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

掃一掃

不知道如何掃描?

×

正在處理。。。

秦菲雪沈浩陈思思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