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章:我有罪(楔子)

這一年的港城,正值盛夏,熱的不可思議。聽說,這是十年來第一次如此的酷暑夏季。從未有過的炎熱,讓人感到像是火燒一般,走在路上都感覺像是行尸走肉。

“被告,進去。”警員一聲呼喊,催促著她前行。

那扇被打開了,步伐拖動腳鏈,宋七月一身白色囚服踏了進去,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里。

這里是——港城最高法院!

這里坐滿了來聽審的人!

黑壓壓的一片,完全都看不清誰是誰,只是一張張模糊的臉龐,在宋七月的視野里進入又淡出,淡出又進入。

此刻,她慢慢前行。

那張蒼白無神的臉龐上,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嬌艷,沒有了明媚的生動,更是沒有了那張揚放肆的笑容。

她瘦的不行,沒有焦距的眼眸,空洞洞的竟會讓人看的心碎!

“啪!本案開庭!”準時準點,時鐘指向固定的點。一聲木錘聲響,法官的話語猶如命令,將這一場官司揭開序幕。

“被告人宋七月,在莫氏久遠集團期間,曾盜取對方商業信息謀取暴利中飽私囊,對公司樹立極其惡劣的形象,虧空巨額公款并且不知去向,現在本庭就此案……”法官開始陳述案情,例數著案件的原委。

宋七月像是被抽離了靈魂的木偶,只剩下一具軀殼。有誰在呼喊她,又有誰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她聽不見也看不見了。仿佛,這一切,都好像和她沒有關系。

直到律師起身喊道,“法官先生,我現在懇請原告方集團公司代表負責人莫征衍先生出庭作證。”

莫征衍,莫征衍。

聽到這個名字,宋七月空洞的眼眸里,突然有了一絲焦點來。

一側的小門里,男人頎長的身軀閃現,他一身黑白色,一張鬼斧神工的英俊臉龐,默然走入法庭,從容而悠遠的樣子,和此時的凝重這樣不適然,卻又仿佛他本就是該這樣。

莫征衍!莫氏久遠集團總經理,莫氏家族的繼承人,港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豪門大少!

他來到原告席,作為原告方證人出席!

“莫先生,請你宣誓。”

莫征衍將他的手覆在圣經上,他溫溫的聲音響起,“我發誓,我所說的話每一句都是真實的。”

視線本來是沒有渙散的,卻因為他的聲音仿佛被喚醒了似的,她的瞳孔一縮,木訥的對上了面前對立的男人。

莫、征、衍。

這三個字一下定格住,再也無法更改!

“莫先生,您和被告人宋七月小姐是什么關系?”

“依照現在法定意義上的關系,她是我的妻子。”

“那么您對您的妻子,也就是本案的被告有什么看法?”

宋七月的眼中,他的臉龐狠狠的凝住,聽見他說,“她曾經的職業是一名女公關,并且有犯案前科。”

庭上寂靜,大片的陽光照射而來,透過那玻璃窗戶,全都落進廳堂里。

是這樣的刺目。

但是這里卻感受不到那份炎熱,因為法庭的中央空調打著強勁的冷氣。不知是因為冷氣溫度過低,還是周遭太過空乏,只讓宋七月覺得寒冷,無比的寒冷。

“被告宋七月小姐,請問你對原告莫先生所說的這一點承認嗎?”律師又是詢問。

宋七月只是緊盯著莫征衍,他溫漠的眼眸里,涼薄的,沒有一絲溫度!

這么近的距離,卻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被告宋七月小姐,請問你對原告莫先生所說的這一點承認嗎?”

“被告,請你回答!”

一聲聲詢問聲不斷響起,這一刻,在眾人的注目之下,卻在完全意料之外,她突然縱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笑聲凄厲,她笑到眼淚都溢出眼角,她不知自己在笑什么,所有人都覺得她是不是瘋了,她笑到快要無法呼吸。

承認什么?讓她承認什么?承認這一切不過是她咎由自取,不過是她一廂情愿?

又是誰的話語,那么凌亂的交錯而起。

——七月,在我面前,你不用逞強。

——誰又惹你不高興了,告訴我,我去替你出氣。

——嫁給我。

——是我想你。

那么多,那么多的凌亂而起,最后只定格于那一句——七月,我愛你。

是他,是他,都是他!

莫征衍,你說謊!你對我說了謊!

此刻回想來時的路,竟是滿目瘡痍,如此荒唐可笑,這一刻,她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愛人,竟然是一無所有!

宋七月忽然在笑聲里定睛,她這樣發狠的眸光,冷的讓人心神具散!她終于開口,在這法庭上第一次說話,卻是對著所有人宣布——

“我有罪!”

愛上一個人,是所有開始的原罪!

莫征衍,愛上你,我有罪!

分手妻約-2 - 第00章:我有罪(楔子)
目錄

閱讀本書,兩步就夠了......

第一步: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掃一掃

第二步: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

掃一掃

不知道如何掃描?

×

正在處理。。。

秦菲雪沈浩陈思思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