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的睡眠被我承包了

“中心的宗旨就是讓更多人能夠改善睡眠,現代社會壓力大,亞健康人群逐漸增多,睡眠已經成為第一大問題……”

辛婭說得口干舌燥還是沒留住好不容易來應聘的兩個人,就被合伙人溫希的好消息給砸懵了。

“我沒聽錯吧,樓澈?樓氏那個董事長?”

這應該是睡眠中心創辦以來最大的客戶,她高興得在辦公室手舞足蹈,然后才換上最端莊專業的樣子去門口迎接這位超級無敵大肥羊。

哦不,是超級無敵大客戶!

客戶有一雙大長腿,一米八五的身高在六十平方的小辦公室里更顯得逼仄。

一身淺灰西裝襯得他寬肩窄腰,完全是天生的衣架子,卻不如他的臉有吸引力。

辛婭不敢盯著這張比明星還要漂亮的臉,略略低頭盯著樓澈的袖子露出的一截鉆石手表,剛要招呼他進去詳談,對方在門口就停下腳步。

“直接去我家,車就在樓下。”

他說完轉身就走,似乎一秒都不想在這個普通到寒酸的辦公室停留。

辛婭氣炸了,勉強穩住表情對溫希點頭:“我出發了,放心,看在錢的份上不會揍他的臉。”

溫希依舊是溫溫柔柔的笑:“要是太難搞,還有其他新客戶,你不用勉強自己。”

整個中心就只有兩個人,辛婭哪能那么容易放棄,暗暗給自己打氣,到樓下看到不少人探頭圍觀的豪車,感覺坐上去自己逼格都要提升幾個水平。

她正要打開后座的車門,司機已經率先打開副駕駛座的。

辛婭都要翻白眼了,樓澈這是多嫌棄跟自己坐一起?

她心里默念幾遍“顧客是上帝”“揍他就要失去幾個月的租金”,才維持著平靜的表情坐進副駕駛座。

樓澈的家一樣大得可怕,在寸土寸金的S市,居然是自帶幾百平花園的獨棟別墅。

光是從大門進去就得開車,靠兩條腿估計要走到腿軟。

不過剛進門,辛婭看著室內的黑白風格又開始同情樓澈。

在這種房子里住,能睡得著才怪!

樓澈壓根沒介紹家里的狀況,直接領著辛婭去二樓他的臥室。

幸好臥室不至于喪心病狂也是黑白風,而是淺灰色。

就是空蕩蕩的,只有一張大床。

辛婭掃了眼室內明顯比一般人要多的燈具,心里默默記下這位超級客人可能怕黑,睡覺的時候應該也會開燈。

她走到窗邊,發現房間居然沒有窗簾!

晚上開燈后,燈光會從落地玻璃反射回去,特別刺眼,所以這男人到底有多怕黑?

辛婭收回驚訝,公事公辦提了幾個問題,又問了樓澈的忌諱,比如對香味會不會過敏或者特別討厭,比如能不能同意稍微改動房間。

樓澈都一臉無所謂地答應了,看得出對她沒什么信心,只是死馬當活馬醫。

辛婭只能率先拿出氣勢來指揮:“請樓先生脫掉外套坐下,我會對你的腰背做一個觸診,確定現在的床墊是不是對你最合適。”

樓澈還算配合,脫掉西裝外套坐在了床邊。

她松了松指骨,沒有第一時間捏住樓澈的后頸,先用指尖點觸。

像樓澈這種身在高位的人忌諱特別多,對外的排斥應該也不少,辛婭索性用最保守的方式來做測試。

一指輕點之后是兩指輕輕一捏,就跟羽毛一樣在皮膚上一觸即分。

樓澈原本不適應后頸最脆弱的部分被陌生人接觸,但是辛婭很有分寸,手法嫻熟又不會過分接觸,讓他稍微放松了一點。

她的指頭沿著脊椎一寸寸往下,時不時會輕聲問樓澈是否有痛感和不適。

樓澈始終搖頭,辛婭一路游弋到脊椎根部,感覺出一點小小的突起輕輕一按。

輕微的刺痛后一股酥麻的感覺從脊椎直沖上去,讓人舒服得差點呻吟出聲,幸好被樓澈硬生生憋住了。

“這是做什么?”

辛婭笑著解釋:“久坐后脊椎會變形,樓先生保養得當,平時經常運動,脊椎只有輕微變形,剛才我已經用點壓式糾正了一下,以后樓先生可以找推拿師傅隔一段時間做一次。”

她又讓樓澈躺下,蹲在床邊查看床墊的軟硬程度是否貼合他的身形。

上手一摸,辛婭就知道這床墊價格不菲,材質一流,能夠從頭到腳地貼合。

這么好的床墊都睡不著,肯定不是床的問題。

硬件檢查后沒問題,那么就要從其他方面著手了。

辛婭經驗豐富,沒讓樓澈起來,徑直坐在地毯上,對上他的眼睛,平視著問樓澈的睡眠習慣。

樓澈回答得不大情愿:“晚上要開燈睡,喝點酒再睡,偶爾能睡1—2個小時。”

太慘了,一天二十四小時,只能睡個二十四分之一二,還是偶爾。

開著燈睡其實對睡眠質量也有影響,不過辛婭很清楚她要開口讓樓澈關燈睡,就會永遠失去這個大客戶了。

“試過睡前聽聽輕音樂嗎?”

見他搖頭,辛婭心里記了一筆:“那今晚試一次?”

樓澈沒異議,她就開始準備了。

選好適合他的音樂,辛婭又把房間的燈光打開幾遍,最后問過樓澈后關掉太靠近眼睛的兩盞燈,燈光也調到最柔和又不至于太昏暗的亮度。

辛婭還準備了味道很淡的檀香,讓樓澈泡了澡才躺下。

滿屋柔和的音樂,音量恰好,不會太小聽不見,也不會太大吵得人腦殼疼。

辛婭依舊坐在地毯上,聲音放柔:“樓先生閉上眼,想象周圍是一片碧綠的大海,你仰面漂浮在海上,抬頭能看見大片的陽光,曬得身上很暖和,整個人輕飄飄的,特別舒服……”

這是全身放松的辦法,是辛婭從媽媽那邊偷學過來的。

不管挑選的音樂還是說話的語速和音調,她都花心思特地學過。

在之前的客戶上都是百分百有效,甚至有幾個效果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好,轉眼就放松睡著了。

辛婭笑瞇瞇地想到一大筆錢就要飛到自己的荷包,樓澈卻猛地一手撐起上身,臉色發白,哇的一聲吐了。

這次輪到辛婭臉色白了,她最貴的一條連衣裙就這么廢了!

從業以來,她也第一次嘗到失敗。

雖然并非每個顧客第一天晚上的睡眠就有所改善,但是起碼不會有樓澈這樣反應激烈。

辛婭一臉懷疑人生的表情把樓澈扶起來,他緩了一會才開口:“裙子我會賠償的,這不是辛小姐的問題。”

大客戶不但沒改善還有反效果,居然率先道歉又要賠償,辛婭都不好意思了:“是我的過失,應該把詳細流程事先給樓先生說一遍。”

她沒想到簡單的放松訓練,竟然讓樓澈惡心吐了。

管家帶著人到主臥清理,辛婭被帶去客房整理,洗好澡她才發現管家送來的替換衣服是一套休閑服。

尺寸太大,松松垮垮的跟睡衣一樣。

目測應該是樓澈的衣服,很新估計沒穿過,上面有很淡的皂香。

辛婭不自在地出去,就見樓澈一邊用毛巾擦著頭發,身上穿著浴袍,也是剛洗完澡。

他抬手間會露出一小片胸膛,荷爾蒙不要錢地撲面而來。

“等會讓司機送辛小姐回去,這次的治療費用會照付。”

“不用,我沒能幫上忙,治療費就不必了。”辛婭還沒厚臉皮到讓人難受得吐了,還要收費。

樓澈一副沒必要繼續商量的表情,讓她不大痛快,激起了好勝心:“要不我給樓先生做個推拿?”

話一出口,辛婭其實已經打退堂鼓了。

第一次見面就上手做推拿,還是樓澈這樣不喜歡別人接觸自己的人,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拒絕。

“是我唐突了,不過推拿是跟我爸學的,他當骨科醫生幾十年很有經驗……”

辛婭一緊張就滔滔不絕,怎么都停不下來。

直到樓澈一聲“可以”,她愣了一下,剩下的話咽了回去差點打了嗝。

還以為他在開玩笑,就見人進了收拾好的客房準備脫衣服,辛婭連忙制止。

推拿而已,不用都脫光了!

樓澈的動作一頓,進衣帽間換了一身輕薄的休閑服,款式跟辛婭身上的相似,乍一看就像兩人穿著情侶睡衣一樣。

辛婭勉強維持住自己是專業人士的表情,讓他面朝下趴著。

先從后頸開始,再到兩邊肩膀,然后從肩胛骨再到脊椎按下。

她習慣性先用指尖找準位置才開始推拿,隔著薄薄的衣料,能感受到掌下的肌肉緊繃。

辛婭感慨這肌肉長得正好,多一分太肥,少一分太薄,不知道費多大勁才能練出來。

可能他睡不著,就把時間都花在健身上了。

她把后背一整套推拿做下來,累得一身大汗。

好在樓澈的肌肉在最后終于放松下來,不至于硬邦邦跟石頭一樣。

聽見他的呼吸變慢又開始綿長,辛婭知道樓澈開始淺眠,心花怒放地停下手就要出去。

誰知道手才離開樓澈的后背,他就警惕地睜眼抬起頭來。

得了,這祖宗還要一邊推拿才能一邊入睡,辛婭只能認命地繼續給大客戶按壓,累得手指頭快斷了,終于受不住停下歇一會,卻發現樓澈沒驚醒過來。

辛婭疑惑,剛抬起手,樓澈皺眉好像就要醒來,嚇得她趕緊把手放回他的后背,人又安靜了。

行吧,反正讓她別繼續推拿,放著就放著好了。

辛婭累得慌,趴在床邊迷迷糊糊睡著了。

還以為樓澈這樣能多睡一會,感覺胳膊被人拿起,她立刻驚醒過來。

“吵醒你了?”樓澈的臉色比之前要好一點,辛婭看時間發現才凌晨三點。

滿打滿算他才睡了三個小時,真是她從業以來最失敗的一次了!

辛婭趕緊爬起來:“要不我再給樓先生做一會推拿,繼續睡一會兒?”

“不用,辛小姐也累了,去客房休息吧。”

她困得東倒西歪,也不跟樓澈客氣,恍恍惚惚飄到隔壁客房倒頭就睡,連房門都忘記關。

在門口經過準備去書房的樓澈恰好看見,有點羨慕辛婭的入睡速度,真的是秒睡。

難道睡眠改善師都跟辛婭一樣,是完全沒有睡眠問題的人?

樓澈坐在書桌前,筆記本電腦屏幕里的文件很久都沒翻一頁。

推拿太舒服,讓入睡非常困難的他自然而然就睡著了,醒來感覺到后背有一只溫暖的手,卻沒有被外人接觸的惡心感覺。

我對你的喜歡,蓄謀已久-1 - 第一章 你的睡眠被我承包了
目錄

閱讀本書,兩步就夠了......

第一步: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掃一掃

第二步:用掌閱客戶端掃描二維碼

掃一掃

不知道如何掃描?

×

正在處理。。。

秦菲雪沈浩陈思思小说免费阅读